行業新聞
  • 出版融合發展環境下,培養新型編輯是關鍵
  • 來源:2018年3月13日 出版商務周報打印收藏
  •     3月4日,“2018出版融合創新研討會”在湖北武漢成功舉辦。本次研討會上一大亮點議程是“2018出版融合發展趨勢”圓桌論壇,論壇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出版融合發展(武漢)重點實驗室(簡稱“(武漢)重點實驗室”)副主任、武漢理工數字傳播工程有限公司(簡稱“數傳集團”)總裁白立華主持,主要探討了“2017年最大的機遇和挑戰是什么”“如何看待傳統出版和融合出版的關系”“如何給編輯賦能”三個問題。

        融合發展,既是機遇又是挑戰 

        在“2017年最大的機遇和挑戰是什么”主題研討環節,各社代表分別從不同的維度和切入點分析和總結了他們2017年的感觸。總體看來,各社有一個共同的觀點——融合發展大勢,對出版業而言,既是機遇,又是挑戰。

        機遇方面,技術進步、業態成熟,需求增多,融合發展的可操作性日漸提升。首先是技術進步,變不可能為可能。中國青年出版社社長皮鈞結合該社2017年媒體融合的實踐經歷談到,以前買書是為“書”(即載體)付費,并不是為“書的內容”(即知識)付費,現在隨著技術的發展,出版機構通過各種技術手段清晰地描繪出讀者畫像,這才使得內容付費成為可能;其次是業態成熟,選擇更加多元。南京大學出版社有限公司副總編輯薛志紅提到,當前的知識付費業態已相當成熟,不管是技術支持、產品形式還是商業模式,都給傳統出版機構提供了多元化的選擇;最后是消費者需求更多,市場空間擴大。中國青年出版社在2017年所做的一項調研中發現,青年人的精神消費已經完全超越了物質消費,一個青年人每天上網、讀書、社交、看電影、旅游的時間都較以往增多了,意味著大眾對文化產品的需求會越來越多,這對出版業來說也是一個大的風口。

        挑戰方面,思維定勢、難于落地、用戶深層需求把握不準,出版業的融合發展面臨重重困難。思維定勢方面,薛志紅提到,傳統出版機構存在不少慣性思維,在數字化轉型發展的過程中,傳統出版機構需要打破既有的慣性思維,要深刻思考、努力推動,積極爭取各方的資源、力量和智慧,實現真正質的突破。難于落地方面,中國紡織出版社社長鄭偉良表示,如何讓出版融合真正落地是當前的一大挑戰,中國紡織出版社在2017年就做出了具體的行動,一方面是在考核績效方面進行引導,對編輯新媒體線上的收入實行15%的獎勵,另一方面是加大編輯能力建設投入,積極推動傳統的紙質編輯向現代的新媒體轉型。用戶深層需求把握不準方面,北京京師普教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董事長姜濤認為,2017年用戶使用習慣的變化越來越大,傳統閱讀方式已經滿足不了用戶習慣。傳統出版機構的優勢更多集中在內容方面,如何把內容優勢轉化為讓用戶能夠接受的形式至關重要,姜濤表示,怎樣滿足用戶更加“刁鉆”的使用習慣是需要出版機構重點關注的。

        保留傳統優勢,積極擁抱新技術 

        不難看出,出版業的融合發展已經從“大勢所趨”轉為了“火熱進行中”,那么,各家出版機構究竟是如何看待傳統出版和融合出版的關系呢?通過圓桌論壇的交流和碰撞,可以總結出,傳統出版機構的普遍態度是保留出版社傳統優勢的同時,積極擁抱新技術,旨在促進出版業的融合發展穩步提升。

        認清核心競爭力,保留傳統優勢。關于核心競爭力,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編審龔莉認為,無論怎么發展,內容品質都是傳統出版機構最核心的,務必要保證。皮鈞則認為,在傳統出版環境下,編輯如何能夠發現好作品、打造好作品,這是最核心的部分。薛志紅同樣認為,對內容的選擇判斷能力是傳統出版的核心競爭力。而(武漢)重點實驗室總工程師、數傳集團執行副總裁施其明卻提供了不同的視角,他認為傳統出版機構的用戶資源才是核心的價值。

        積極擁抱新技術,促進轉型升級。龔莉認為技術已經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重要,以前很多人認為技術就是一個工具手段,其實它也會帶來很多思維的突變,比如說現在說大數據,其實就是提供一種多維立體的思維角度,這正是技術帶來的成果。此外,皮鈞也提到,當前的核心技術更新迭代發展太快,傳統出版機構在技術選擇上也不能永遠跟著別人后面,要不斷推動新技術往前走,這也需要引起出版機構的重視和思考。

        轉換思維,由表及里,推進深度融合。龔莉在研討中指出,融合發展不僅僅指技術層面的融合,更是指機制管理等方面的深層次融合,有了這種融合變革,傳統出版機構才能夠真正學到融合發展的精髓。皮鈞也表示,融合發展確實涉及到傳統出版機構整體管理體制機制,包括頂層設計,都要做到相應的變革與調整。

        面對傳統出版和融合出版的關系,各家都均表示要“兩手一起抓”,兼顧既定優勢的保留與融合發展的突破。除此之外,長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總經理李旭東提出了一個觀點,傳統出版機構在融合發展的過程中要有所為,有所不為,結合自身優勢和團隊能力,量力而行。

        為編輯賦能,培養新型人才是關鍵

        在融合發展的這條路上,各社代表均認為更多的關注度應該回到編輯身上,通過各類培訓積極為編輯賦能,打造一批新型出版人才是關鍵所在。那么,培養新型編輯的有效著力點都有哪些呢?

        首先是培養編輯變現的能力。龔莉認為,編輯感覺到培訓對自己物有所值,有助于自己能力的提升,而能力提升的標志之一,就是通過勞動變現的能力。所以,出版社的考核以及對編輯貢獻的評價中,變現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。李旭東也表示,要讓編輯感覺到,通過轉型發展、創新發展、融合發展,能夠在比較短的時間內享受其價值,讓其能夠實實在在地感覺到他的創造是有價值的,而通過一般圖書數字開發,編輯每天有一定的收入,這本身就是一種有力的培訓和激勵。

        其次是技術賦能培訓。皮鈞提出,編輯的眼光是編輯部或者出版社最重要的資產。融合發展的環境下,編輯要把從傳統行業中發現的好東西,迅速碎片化、技術化,然后傳播出去,所以,出版機構現在需要為編輯進行技術賦能,讓每個編輯都能成為“技術特種兵”。龔莉認為,在技術賦能培訓中,一套比較好的、方便學習的程序、平臺、方式對編輯至關重要。鄭偉良也提出,面向未來,出版機構要注重編輯全媒體意識的培養,使其價值最大化。

        最后是培養編輯的市場意識。鄭偉良指出,各個出版社目前還是以紙質書的銷售為主要業績考核指標,但這兩年營銷渠道在發生深刻的變革,所以編輯需要了解現在的圖書是怎么發出去的,而不是純粹的埋頭做書。皮鈞也提出,編輯要密切了解最新的市場動態,要具備經營意識,他指出,出版機構應該服務于真的愿意讀書的人,不要把精力花費在那些可能不讀書的人身上,迎合他們的需求,而如何辨識出真正愿意讀書的人,是編輯和出版機構需要借助各種新技術、新手段,同時輔之一嚴謹、科學的分析判斷才可以做到的。(本文編輯:王誼秀)

  • 發布日期:2018-03-13 共3639 人瀏覽
福彩中奖号码查询